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者

人生就像一次旅行,用心感受沿途的风景!QQ:1126966014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[转载]读书小语51-60  

2011-04-26 10:45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原文地址:读书小语51-60作者:duanaiminjz


56、天地人生
    《谈史说戏》这部书,说戏62部,历史脉络,国粹名剧,梨园掌故,娓娓道来,文短意深。作者来新夏先生已85岁高龄,到了“满目青山夕照明”阶段了。他的文章渗入一生体悟,化厚重为轻灵,读起来有品尝老窖的甜绵。
    人生是开天辟地,戏剧也是开天辟地。在开天辟地中创造人生,戏外戏内,喜剧悲剧,都有脍炙人口的故事。天地人生,人生天地,重笔写生,随风过河,带灰走路,都是一台戏。
我读书,包括漫读天地人生,喜欢在草原上采花,在海面上观浪,随意采摘一点花草或浪花,或者像吃核桃那样破壳见肉,便心生喜悦。
    读《孟姜女》一篇,可以对历史训诂、戏剧艺术、天地人生知道很多。可以知道孟姜女的故事,秦史不见记载,《左传》虽有“齐候归,遇杞梁之妻于郊,使吊之”一说,却比秦始皇修筑长城早出一百多年;汉代刘向曾对此故事“铺陈渲染”;唐人所著《禅月集》有“一号城崩兮塞色苦,再号杞梁骨出土”之说;宋朝始有人在山海关修筑孟姜女庙。顺便还可以知道封建的“节烈观”的历史演变和对人性的摧残,与此相反的“破旧立新”也未必不是一种残暴,只有人性中美好的东西才有永远存在的价值。
    《桑园会》一篇,还使人知晓艺术的得来正如戏剧故事中的巧合,有时候也是碰巧得来的;同时,也像灵感的产生一样,又是长期积累和苦思冥想的结果。“秦氏有好女,自名为罗敷。罗敷喜蚕桑,采桑城南隅。”优美的诗章和故事,为戏曲家倾心,通过精心构思,才有诗中罗敷与元杂剧《鲁大夫秋胡戏妻》结合生出名剧《桑园会》。著名表演艺术家谭富英逝世五周年,曾专演此剧,以志纪念,说明此剧非同寻常的地位。
    《苏武牧羊》除了讲述苏武威武不屈,大义凛然,可歌可泣的故事,击赏马连良潇洒、飘逸的艺术表演,尤其对马大师悲壮而不哀怨、苍凉而不气馁的适度把握作出深刻揭示。世间万事,都在于一个度,艺术也然。书中除了关于史与艺的适度论述,对衣钵传承、长久不衰的“马”派艺术也交待得一清二楚。这对后人习史习戏都是很好的指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57、“阳春白雪”的温暖
    余秋雨先生的《笛声何处》,不是散文家描写金戈铁马中回荡的胡笳长笛,而是戏剧研究专家追溯捕捉中国人痴迷了两百年之久的昆曲艺术。余秋雨先生从万里之外听到来自苏州的笛声,由此使荒凉的心境增添了一份滋润。我则从他的《笛声何处》感受到“阳春白雪”的温暖,由此更强烈体会到追求高雅艺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,也是当前的导向。
    “五一”节过后,我到闻名遐迩的昆山市考察城乡一体化,亲眼看到当地经济社会进步之快远胜于以往的耳闻声传;文化气息是否也很浓厚,暂时还没有较深的了解。据余秋雨先生讲,古吴轩已着意重振苏州文化的历史荣耀,嘱他谈一谈昆曲艺术,借此打开他研究昆曲的心灵闸门,终于有了这“悠扬的笛声”。
    余秋雨先生在书中尤以焦虑的心情说:“昆曲曾经让中华民族痴迷了两个多世纪。”“昆曲不应仅仅作为一种前辈的遗产而被尊重和保留,也不应仅仅因为蕴籍雅致的古典美而被欣赏和介绍,它本是中国传统戏剧学的最高范型。”令人高兴的是,随着一批文化人和戏剧界人士的努力,曾经给了昆曲以最高默契的中国观众已被唤醒,欣赏昆曲这一高雅艺术的热情逐渐高涨。这也正是我对昆曲艺术以欣赏推崇的心情写下这段小语的起因。
        

58、隔雾观火
    我本想说,我对某一本书只是隔岸观火,或者说某一本书读后,仍然是隔岸观火,转而又想,人对身外以及自身恐怕都难免不是隔岸观火。
    关于“隔岸观火”,我感觉是一个老词。我手边有两部成语词典。经查,一部将鲁迅的话做例句,一部直接说出处就是鲁迅这句话,出自《集外集?文艺与政治的歧途》:“在小说里可以发现社会,也可以发现我们自己;以前的文艺如隔岸观火,没有什么切身关系;现在的文艺,连自己也烧在里面。”查新版鲁迅全集是截取下来的话,所以分号使用感觉有点莫名其妙。又查《辞海》,例句是另一个,来自鲁迅《<且介亭杂文>答<戏>周刊编者的信》:“假如写一篇暴露小说,指定事情是出自某处的罢,那么,某处人恨得不共戴天,非某处人却无异隔岸观火,彼此都不反省。”此句晚出八年,不能证明上例非原始出处,用意却已有微妙变化。一个词,即使使用于同一件事,也会有变化,这又是词意不相一之一例。我仍然怀疑出处的可靠性,从网上查询,《尚书·盘庚》中有“予若观火”之说;唐?乾康《投谒齐已》有“隔岸红尘忙似火,当轩青嶂冷如冰”的诗句。
    这样说来,我对“隔岸观火”这个词一直有自己的理解,或者说认为有更丰富的含义,查实后可以纠正自己理解上的偏差,因想不起一个更恰当的词,只好将“岸”改为“雾”,以便较接近我的本意。
    天地间飘荡着雪花。随着雪花翻动荡漾的光芒,我于晶莹的流淌中翻了翻《科学大师》。尽管无异于“隔雾观火”,也还是领略到了第一位“现代意义”的科学家伽利略的风采,看到了他身后的40多位开山祖师的足印。这足印是自然与社会的桥,是大师们馈赠给后人漂洋过海的船,是人类永远享受快乐的床。我们从桥上愉快通过,在床上安享快乐,在船上感受日出日落。除美好而梦幻的感觉外,却也生出一点真实的遗憾,就是此书只介绍了杨振宁、李政道、丁肇中等几位华裔科学家,使中国人很没面子。
    这是一个科盲观望大师集锦的感受。


59、回归家园
    好像先前就说过,我读书,或者说与一本书相遇,初见是感受其气息,到后来仍然是或为其气息所迷,或为“气味不投”远离。50多年了,仍然可以想起第一天上山村小学,第一次见到图文并茂的识字课本,感觉特别美好。新书,或者还有一个个不认识的新字释放出来的气息,将我笼罩在幸福中。现在回想,基督教徒朝见耶稣,天主教徒上到天堂,和尚成佛,“人生最大幸福事,夜半挑灯读《坛经》”,此中幸福也不过如此吧。
    后来读书多了,可大体分出不同国度、不同民族顶尖作家的不同气息和风范。认为,德国作家有贵族气象;英国作家有爵士派头;我们的孔子出身贵族,司马迁是高干子弟,但文章中多有平民气息。我有限的藏书中,英字号不多,美字号更少,德字号较多,是因为哲学家较多。我想从英人学优雅,从德人学辨证与严谨;从美国人学开放和放开,当然不会不从孔夫子和司马迁守持自家面目。这是野心,也是功课。为野心,也为功课,我甘愿永远幸福地跋涉,直至回到自己的家园。
    黑格尔被国王任命为柏林大学哲学教师,上任伊始在《开讲辞》中说,现实工作占据了精神上的一切能力,致使内心生活不能赢得宁静。希望回到内心,以徜徉自怡于自己原有的家园。
    我引用黑格尔的话,并非主张放弃一切物质财富的创造,放弃对物质享受的任何追求,更不是要放弃一切是非,而是在创造美好物质家园的同时,切实精神家园的建设,切不可“沉陷在日常急迫的兴趣中”,让“空疏浅薄的意见”占据精神空间。


60、补苴罅漏  
    “地球装不下我的心,我随庄子到太空探寻。”读范曾《庄子显灵记》,引出此狂野之欲。如此狂欲,并非狂傲到摘星吞月,放大一点心灵空间而已。
     范曾不是另类,也非奇人,因腹笥宏富,奥博精深,便有“另”与“奇”的印象。随缘设法,简貌取神,诗画交融,无不玄远冷峻,高简瑰奇。我虽愚钝,却也经不起耳濡目染,偏又甘愿受此补苴罅漏。有此虔诚,才有庄子显灵,范曾罅漏,令我从天空与地脉的连接中获得意蕴空灵、温厚纯朴、且虚且实的四个字:“旷思敛语”。
    文以气为主,气以韵为妙,韵以和为贵。尽得气、韵、和风流的四个字,后来成为我第一部拙著的书名。刚刚萌芽的狂欲,经喀纳斯湖畔奶酒浸泡而膨胀,到哈素海插上稚嫩的翅膀。好像受神明感应,一向并无写书野心的我,写下三十万言的随想,借沁河源头之水,撒向一片小天地。
    从三皇五帝走来,那令人敬仰的神韵文字,不是神鬼大合唱,也是占全不灭与无尽两层超越的神物。我并非搬弄文字的小丑,也绝无神灵附体,仅得露水雨,松脂泪,罅漏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