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者

人生就像一次旅行,用心感受沿途的风景!QQ:1126966014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[转载]读书小语36-40  

2011-04-26 10:44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原文地址:读书小语36-40作者:duanaiminjz


36、没人捡的东西
    我不知道“架子”这东西有什么用,却有人愿意摆起来。自己是否也摆,大概只能到别人眼里去阅读了。
    自高自大、装腔作势的架子,并不是一个稀有怪物,也非表现于个别门类。说能为这怪物办一个动物园,将它们分门户,也算不得夸张。常见的几种,比如官架子,主要是看距离“盛气凌人”的远近;大夫的架子,主要是看“紧病慢大夫”的程度;文人的架子,大概突出表现为一个“酸”字。
    朱自清说,书生本色本是可爱可敬的,但是一有酸气儿,就可笑又可怜了。或许酸并算不得架子,但在别人眼里也常被看成架子。
    在自己有限的阅读中,也每每遇到“文章的架子现象”,反躬自问,自己恐怕也有此劣迹吧。我并非不明白,文章写到没有架子感是多么难的一件事。
    然而又想,“架子”好像是资质不足的产物,是一种虚拟资本。只要明白“架子”是扔在地上没人捡的东西,以此时时警示,或许会使“架子”逐步远离。
    不过,仅此还不够,还要做到“诚意”和“实在”。朱先生又说:“诚实是最好的政策”。据说这话还是从西方引进来的。如果做到“无太过也无不及”的中和就更好,而要做到“无我无己”,必然更远地——从做文到做人完全远离架子,那就太好了,也太难了。


37、“我是一个零”
    有一位是个人物的人说,都捧钱锺书,我捧杨绛。
    他大概没有想到,他要捧的杨绛先生却自以为“我是一个零”。《听杨绛谈往事》这部书,通过“东吴高材生”、“牛津留学生”、“妻子?情人?朋友”和 “我是一个零”,叙述了几乎一个世纪文人的遭遇及其感受,包括天才的造就与挣扎。
    “我在上层是个零,和下层关系密切”,并且自觉自愿做零到底,是杨绛先生的处世心态及状态。我并不认为与上层交往很失分,却也欣赏“我是一个零”。做人,哪怕是一个零,但愿不要掉在零分以下。
    这是一种期许,也是一种宣言。
    然而,为了这“期许”和“宣言”,又怕与“我是一个零”无缘了。这又是怎么说呢?赵鑫珊先生说:“有了思想观念,即便是把我关在一个田螺壳里面,我也会拥有一个无限自由、广大的世界”,“我是一个零”,恰恰可能拥有无限自由和无限广大。


38、平实最感人
    目前市场上指导人生的书五花八门,大都教人使巧出彩,包括写文章也以“重彩”取胜。
    《大学者书系》已出版十几个集子,都是老实人说老实话,以平实感人。他们拓荒创世,他们开风气之先,他们播唱美丽与阳光,没有一位以太阳和彩虹自诩,无不以切实、渊博的本色,给世界以简静、广阔、清平、恬淡、从容、豁达。他们各有风格,但共同的风格是“平实”。平实是超越沟渠和尘嚣之上的境界。
    老子守朴,孔子“三戒”,《素书》所谓的“山峭者崩,泽满者溢”,《周易参同契》阐释的“亢满违道”,尽是见素抱朴,平和切实。
    顾随先生高度评价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“平平常常,痴痴钝钝”,“充悦和厚”,乃“真绝大结构也”。简而言之,如此真实而平凡的杰作,也是以平实感人。


39、味觉余谈
    钱锺书和杨绛的独生女儿钱瑗说:“妈妈的散文像清茶,一道道加水,还是芳香沁人。爸爸的散文像咖啡加洋酒,浓烈、刺激,喝完就完了。”
    我读杨绛的《干校六记》以及其他著作和译作,只有淡淡的感觉,未品出芳香的味道。我倒觉得,钱锺书以散文笔法著成的《谈艺录》、《管锥编》,不是咖啡加洋酒,而是老窖汪洋,特色不在“浓、烈”,而在“博、广、厚”。他编定的《宋词选》,选注精当,评论精彩,引人入胜,恐怕即使《古文观止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、《经史百家杂钞》原注,也难比肩。
    我一向佩服品酒师的味觉。能分出淡水的产地,更是奇能。杨绛先生大概有这样的本事,所以,她的文章“淡”而“芳香”,以“淡味沁人”著称。
    枪因锈擦拭,刃因钝磨砺,我因视觉、味觉不敏,才读书。赵鑫珊先生在他的随笔集《精神之魂》中说,“诗是天地自然之音”,“哲学是天地自然之思”,“能够把严峻的哲理像悠扬的牧歌一样唱将出来,吹奏出来,方是真功夫,方是极致”。他确信,这样的哲学连啄木鸟、山雀和狗尾巴草都爱竖起耳朵听。无论是“音”,是“思”,还是“功夫”,无非还是“味”。


40、奇味的诱惑
    上世纪末上溯十五年,我买过一本支票簿大小的书,几毛钱。书中记述了行医上的许多怪人、怪事、怪病。说是怪,其实是不常见的常态罢了。但奇味也就由此而出。搬家时,书弄丢了,至今还很想念它。
    因为它强化了我的猎奇意识,勾起了我在文学路上攀登崎岖的欲望。在这欲望的诱惑下,我对《燕山医话》、《长江医话》、《南方医话》、《北方医话》,都有光顾。不为学医,领略其中奇味而已。《北方医话》中的《阳光新解》、《秋冬养阳》,《南方医话》中的《阳用为重》、《“火腿”心悟》,都奇而有味,令人产生奇特而美妙的追求欲望。
    奇味的诱惑是永远的。只要不走火入魔,追着奇味走,仍是文学的正路。这一点,我似有领悟。幽默也是我的神往,只是至今弄不明白它的底细,不明不白喜欢。
    爱尔兰人说,当第一缕光刺破黑暗,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乳酪似的鲜亮和柔和,那感觉是惬意无比的。与神奇与幽默接触,尤为惬意。人在感觉上的需求,并不限于视觉、听觉、闻觉,以及体温的接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